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玉香园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信息 医院新闻 | 医院招聘 | 护理经验 学习 我要提问 | 资源下载 | 护士交流 考试 考试真题 | 考试经验 | 考试重点 活动 社区公告 | 我要投稿 | 排行榜
护理学术 | 出国须知 | 操作视频 护士学分 | 护考政策 女性健康 | 搞笑漫画 | 轻松一刻
查看: 1274|回复: 0

[护士新闻] 芦山“最美护士”:代替妈妈照顾好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4-20 13:4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芦山“最美护士”:代替妈妈照顾好家

  2014年4月3日,出现在雨中的张艺川像小城里的其他年轻人一样,染黄了头发,踏着粉红色的高跟鞋,穿着碎花的长裙。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,她彬彬有礼,逢人都带着阳光般的微笑,就像去年山崩地裂时那样,她强忍丧母之痛后的微笑安抚了无数病人的慌乱和悲戚。
  彼时,她被盛赞为“中国最美护士”。而今,她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里,她说,今年的纪念日她想去妈妈坟前过,“我想弹首《酒干倘卖无》给妈妈听。”
过去一年:家已在艰难重塑中
  如同震后芦山县的大多数人一样,张艺川家的房子也塌了。“家里新房子还没修好,还住的是以前的瓦房(过渡房)。”张艺川说,家里享受了3万元的困难农户补助,已经交了首批30%的房款3.3万元,预计新房建成后能有100平米左右,“村里统一建房,我和爸爸还有妹妹三个人住,足够了。就是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建好。”
  但张艺川还是乐观地笑笑,“等到新房建好,就有家了。”
  “妈妈当时(去世时)就在家……”这一年,因为有亲人去世,张艺川家的恢复要比想象的难,“还是觉得有些苦。爸爸都不会像以前一样了,感觉他不开心,我也不开心。一家人就是这样,都很想妈妈。”
  在张艺川眼里,父亲已经习惯什么都是母亲操持了,因而显得更沉默寡言,这也让她迅速成长,“我必须强大起来,必须好好把这个家弄好。”张艺川说,当时家垮完了,什么都没剩下,现在家里的任何东西都是她添置的,“爸爸除了挣钱什么都不知道,小到买菜买饭、柴米油盐,大到买床和床垫啊,电视什么的,都是我买的。”
  “这样也是理解爸爸吧。累肯定还是累,但是感觉家里都要靠我了。”张艺川说,妈妈的离开让她知道,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20出头的小女孩,“妹妹才13岁,也需要我照顾。”
  但现在,张艺川每天也都会想妈妈,会梦到妈妈。“能感觉到爸爸和妹妹都是这样的,但是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都很小心翼翼的,从来不提。”张艺川说,妈妈葬在家后面不远,每次回家她都会去坟前看一下,就想起以前一起生活时候的场景。
  张艺川说,现在全家人都只有一个目标:打造一个像以前一样的、很温馨的家。“相亲相爱的,想把这种感觉找回来,现在虽然做了那么多,但还是有些欠缺。”
变化一年:我已在磨练中长大

  2013年于张艺川个人而言就两个字:转折。
  去年11月,芦山县统一招考医护人员,张艺川应考,结果以优秀的成绩再一次证明了自己。“我考上了。”张艺川不无骄傲地说,“其实公务员也考上了,但是我比较喜欢护士这份工作,所以放弃了公务员那头,也不遗憾嘛。”
  这次,她从县医院的临聘人员转为了有“身份”的人。新的岗位在芦山县宝盛乡卫生院,仍是护士。张艺川回忆说,自己是去年12月14号签合同,2014年1月1日到岗。到岗时间是政策允许范围内,由她自己决定的,“我自己要求的,还是想有始有终,就在县医院干完2013年。”
  新的一年,她也把这视为新的开始。
  离开县医院时,整个科室的人都替张艺川感到高兴,“护士长说等我休息时就庆祝一下,吃个饭。直到现在,他们每次聚餐都还是喊着我的,那种团结的感觉多好的。”回忆起来,张艺川也很感激过去一年同事们给予的温馨,“比如我今天夜班,同事上白班,上班时就会给我带早饭来,这样的感觉很温暖。
  而新单位给她的感觉大抵相似,“我们单位总共就9个人,我算是其中年龄最小的,大家对我蛮照顾。”张艺川说,平时她住卫生院宿舍里,基本上4天能休息两天,这两天就回家。“芦山县到我家(龙门乡隆兴村)车费是4元,从现在工作的医院过去,车费是6元,(和之前比)也就是这个差距吧。”
  逐渐成长为家庭主心骨的张艺川也开始计划起了家里的支出,“爸爸在周围打零工,每个月能挣2000-3000元,用来修房子。我的工资1000多,管我和妹妹,以及家里买菜等日常开销。”在张艺川看来,这就是长大了养家的感觉,“回到家其实要累些,操心的事情多了。”
  但家也确实是她眷恋的所在,“回家很安心,像我是一有时间就想回家,给爸爸做点好吃的,因为他做活路还是很辛苦,就想他能吃到热饭就很好。”只是13岁的妹妹住校,只有周末才能回家,一家三口日程不同,能聚到一起的时间反而要少些了。
期望一年:只望全家平安在一起

  “地震后,觉得家里不能承担什么风险了。”张艺川坦言,如同大多数在地震中受伤的家庭一样,这是家人去年以来心态上最大的变化。正基于此,去年8月,她逼着父亲改了行。
  “爸爸以前是开货车的,只要他一上路我心里就七上八下的,然后我就在8月左右,劝他把车卖了。”张艺川说,20万的车卖了六七万块钱,家人却一点都不后悔,“爸爸现在当了泥工,每天只要有活路做,就有200元左右的收入嘛,比跑车的时候要少一些,但是放心多了。”
  “挣钱多挣钱少其实不存在,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。”张艺川说。
  在期待家宅安宁的同时,张艺川还有个小心愿,就是早点遇到“对的那个人”。因为生活圈子窄,她“一直都还没有过男朋友”,“虽然有追我的,但感觉不适合,就不想浪费时间,轻易去投入一段感情。”张艺川笑着说,自己应该算是对感情充满期待的那类人,但也已遇到了感情危机,“家里像奶奶他们都会催了,三嬢的女儿小我两岁,娃娃都几个月了,所以还是有点着急。(笑)就在想为什么我没遇到一个优秀的人,或者说,适合自己的人。”
  再无生日:我只想唱首歌给妈妈听
  “我以后都不会过生日了。”在被问及生日打算时,张艺川再次哭红了眼。鲜有人知,2013年4月21日,地震第二天,母亲下葬的日子,也是张艺川的农历生日。“今年4月20日,正好也是妈妈的农历生日。”
  张艺川说,这一年的成长,让她变得更坚强。
  她从已成废墟的家里找出了唯一一件宝贝——妈妈以前买给她的吉他。“我这一年又重新学起吉他了,已经学到了和弦转换。”她把这视为对妈妈的一种纪念,4.20周年那天,她打算带一束花,做好妈妈爱吃的水煮鱼,摆在妈妈坟前。
  “也许就是静静地坐一会吧,我很想在那里谈谈吉他,给妈妈唱一首《酒干倘卖无》:多么熟悉的声音/陪我多少年风和雨……没有家哪有你/没有你哪有我/假如你不曾养育我/给我温暖的生活……”张艺川说,她们已经计划好一家人一起去,“让妈妈感觉到我们已经过得很好了,我相信这也是妈妈想要看到的。”
一年后的张艺川

  关于未来:她想带给大家一些正能量
  张艺川说,她接受采访的次数都多得数不清楚了,她并不觉得这是对她生活的打扰,而是一种温暖。“地震时采访我的那些人,到现在都还保持联系,经常关心我生活、工作怎么样,觉得很温暖。”
  去年5月12日,张艺川在北京参加了国际护士节。“获得了一些荣誉,这些经历让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,觉得能做的和要做的还有很多。”她因此想变得更优秀,“各方面都想提高自己吧。优秀了,才能不辜负大家对我的肯定,不辜负大家的期望。”
  张艺川说,她想把积极乐观正面的自己带给大家,“传递正能量,呵呵,”她笑着说,“我是在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想到大家对我很好,就会继续下去,所以希望大家也能看到我这样站起来,也能积极面对生活。”
  张艺川说,如今的她对未来充满期待。“就因为未知,就感觉以后会越来越好,有信心它会好,所以期待。”

  记者手记
  23岁的张艺川未婚,至今还没交过男朋友。在母亲去世后,添置家什,照顾妹妹,为父亲备好热菜热饭,她似是接过了母亲的接力棒,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暂时安顿在棚户里的家。她对母亲思念至深,却不敢在父亲面前表露半点,一半是对当时离家返岗的愧疚,一半是怕刺激到父亲脆弱的情绪。如今,在张艺川娇弱的肩头上,不仅担着家庭责任和工作职责,还多了一份身为社会榜样的使命,希望这些担子更多地成为她的动力,而不是压力。祝愿她轻装前行,早日找到幸福的归属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网站地图|玉香园护士网 闽ICP备11020113号 护士

GMT+8, 2019-9-19 21:12

Powered by 中国卫生人才网 X3.1

© 2011-2013 护士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